Categories

A sample text widget

Etiam pulvinar consectetur dolor sed malesuada. Ut convallis euismod dolor nec pretium. Nunc ut tristique massa.

Nam sodales mi vitae dolor ullamcorper et vulputate enim accumsan. Morbi orci magna, tincidunt vitae molestie nec, molestie at mi. Nulla nulla lorem, suscipit in posuere in, interdum non magna.

FOREVER YOUNG

May the good lord be with you
Down every road you roam
And may sunshine and happiness
Surround you when you’re far from home
And may you grow to be proud
Dignified and true
And do unto others

As you’d have done to you
Be courageous and be brave
And in my heart you’ll always stay
Forever young, forever young
Forever young, forever young

May good fortune be with you
May your guiding light be strong
Build a stairway to heaven
With a prince or a vagabond

And may you never love in vain
And in my heart you will remain
Forever young, forever young
Forever young, forever young
Forever young
Forever young

And when you finally fly away
I’ll be hoping that i served you well
For all the wisdom of a lifetime
No one can ever tell

But whatever road you choose
I’m right behind you, win or lose
Forever young, forever young
Forever young ,forever young
Forever young, forever young
For, forever young, forever young

(r. stewart/j.cregan/k.savigar)

Rod Stewart 在 1988 年推出的 Out Of Order 專輯

甄儀是一個個性很強的女生

認識她是在高一的社團暑訓
我是台中一中說研社的
她是台中女中辯論社的

當時因為學長跟我們努力的結果
我們這屆兩個社團的關係是歷年之最
甚至我們一群小男生可以在上課時間浩浩蕩蕩拜訪台中女中
只為了一場辯論比賽

在那個年代, 民進黨差不多等同於造反
來自於埔里的她, 家裡上上下下全是黨外支持者
她可以在上課跟教官吵架, 只為了政治理念不同
後來學校也受不了她
乾脆叫她當起了三民主義社的社長

她是一個敢愛敢恨的女生
記得有一次在文化中心遇到她跟我一個社團同學在閱覽室念書
基於”不好意思打擾”
我沒有跟她打招呼
後來有一次跟學長去找她們討論社團活動的事
她不理我就是不理我
後來丟了一句話, “你在文化中心為什麼都不理人家..” 就走了
害我當場錯厄不知道該怎麼辦
也讓大伙兒有了取笑我的話題

大學後, 她考上政大西語
我跟陳祥到了南台灣的成大

大一那年最轟轟烈烈的事就是中正廟的野百合事件
這是她最熱衷的事情之一
她當然也理所當然變成決策小組的成員

事件落幕後, 她來台南找我跟陳祥
她說她好累, 到台南是來休假的
她也贊歎成大才像是念書的地方
小美津, 黃金海岸, 我們三個人在那幾天幾乎騎車跑遍
在榕園躺平聊天, 還有在半夜爬牆進光二舍

後來知道她降轉政大政治系
畢業後, 我跟陳祥就當兵去了

而關於她最後的消息, 是來自於報紙的一小角

那天在部隊辦公室, 看到一則新聞
一則疑似因為自殺手冊的誘導引發的自殺事件
一名年輕女子拿塑膠袋往自己頭上一罩, 死在宿舍裡面
書桌上擺著一本完全自殺手冊, 翻到的就是這種方法

死者名字叫”林甄儀”

看到這裡我愣住了
我打電話給我當時的女友
梅梅是她的學妹, 她一直覺得甄儀是最疼愛她的學姐
在電話那頭, 她哇的一聲當場哭出來

我打電話給陳祥, 電話那頭彷彿凝結了
他決定動身去台北搞清楚狀況

陳祥最後還是沒能見到她最後一面
但見到了她的遺物, 還有一封信
“她很無情, 連最後的信都是一條條淡淡的交待, 欠誰的東西該還給誰..”
陳祥跟我都好恨她為什麼可以這麼殘忍 – 不論是對自己還是對待朋友

甄儀以前寫信有個習慣
會在簽名後寫上一些場景

在她給我的最後一封信, 上面寫的是
“寫於 Rod Stewart 的 Forever Young”

原 2006/01/03 發表於貓眼下的天空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